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参政履职>>提案建议
关于加快宁波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2-04-23 10:52:11 来源:宁波民建调研处 字体: 阅读次数:

    国际贸易中心是指在一定区域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国际贸易格局中处于主导地位、集聚大量优质贸易资源、处于国际贸易产业链最高层级、掌握国际贸易发展命脉、获取最大贸易效益的中心城市。宁波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重要的外贸口岸,2011年全市外贸进出口额近千亿美元,全市经济外贸依存度超过100%,目前正处于从外贸大市向外贸强市转型提升的关键时期。为加快提升宁波国际贸易发展水平,进一步发挥国际贸易对宁波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建设的重要推动作用,必须抓紧推进宁波从外贸口岸城市向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城市提升。
    一、宁波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的重要意义
    (一)贯彻实施国家战略的客观需要。国务院《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提出“把长江三角洲地区建设成为亚太地区重要的国际门户”,宁波要“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现代物流基地和国际港口城市。”创建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城市,正是宁波立足自身港口和区位优势、顺应国际贸易发展客观规律、贯彻实施国家战略的必然要求。2011年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规划》,宁波是浙江海洋经济发展核心区。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有利于带动港航物流等海洋经济相关产业发展,加快提升海洋经济发展水平,为建设国家海洋经济核心示范区和海洋经济强市提供有力支撑。
    (二)服务浙江、长三角乃至全国市场的战略选择。宁波港是浙江及周边省份连接国际市场的重要通道,宁波口岸约一半进出口额来自宁波以外地区。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有利于宁波充分发挥口岸集散、贸易企业集聚、贸易服务功能集合等综合优势,从交通运输港向贸易物流港转变,辐射、带动周边地区、中西部城市扩大产品出口和原材料、设备、消费品进口,成为全省、长三角乃至国内重要的资源配置中心,进一步强化宁波在长三角的南翼经济中心地位。
    (三)转变我市经济发展方式、建设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的必然途径。当前宁波经济发展面临劳动力、土地、人才等要素的严重制约和节能降耗环保的巨大压力,迫切需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有利于加快发展与贸易相关的研发设计、营销、品牌、物流、信息等现代服务业,提高服务经济水平,优化经济发展结构;有利于推动制造产业转型升级,增强国际竞争力;有利于宁波从外贸制造中心向外贸制造和交易中心并举发展,提高贸易效益,有利于加快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国际港口城市。
    (四)对接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的重要方面。全面接轨大上海是宁波的城市发展战略选择。当前上海全面推进“四个中心建设”,即以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国际贸易中心等“三个中心”建设来推进经济中心的自然形成。宁波正全力以赴融入上海国际金融、航运“两个中心”建设,宜尽快补上接轨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这一课,加快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全面融入上海“四个中心”建设大局,有利于在上海“四个中心”建设中谋得更大利益。
    二、宁波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的制约因素
    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是一项漫长、复杂的系统工程。以当前国际公认的纽约、伦敦、东京、香港、新加坡等国际贸易中心为标杆,排除国家层面的体制机制、政策等因素,当前宁波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面临的制约因素主要有:
    (一)贸易企业实力不强。当前国际贸易的主流是跨国公司企业内贸易,跨国公司是国际贸易中心的基础,全球跨国公司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这也是我国目前没有全球性国际贸易中心的主要原因。当前宁波外贸企业九成上以是中小外贸企业,实力型、领军型、总部型外贸企业数量不多,尤其缺乏拥有自主性国际营销渠道和网络的外贸大企业、大集团,产品出口被跨国采购企业、渠道商、品牌商所控制,因此,宁波在国际贸易大格局中只能被辐射、被影响,处于“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不利位置,贸易效益水平不高,削弱了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
    (二)航空港和无水港发展明显滞后于海港。港口特性与国际贸易产业特性相辅相成,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贸易产品对国际空运依赖程度较高。“大海港、小空港” 、“重海港、轻海港”是宁波港口的主要弱点。  国际航线少,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相邻较近,实力比拼过于悬殊,空港物流发展整体落后于国内先进城市,大大限制了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出口,也给宁波对外经济交往带来不便。无水港是在内陆地区设立的具有报关、报验、签发提单等港口服务功能的物流中心,具有国际港口服务、货物集散、物流配送、加工增值、信息服务、商品展示等诸多功能,已经成为当前沿海外贸城市抢夺中西部腹地市场的重要棋子。宁波无水港布局无论启动时间还是数量都落后于上海、广州、深圳、大连等城市。
    (三)国际金融业和信息产业水平较低。宁波金融业虽然取得长足发展,但还不是金融大市,与上海、北京、广州等地金融业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距,与香港、新加坡、伦敦、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更不可比拟,特别在离岸金融等方面发展水平均比较低。国际贸易中心除是海港、空港外,一般还是条件优异的信息港,而我市信息基础设施和信息产业发展水平不高,智慧城市建设刚刚起步,与国际一流城市相比差距较大。
    (四)现代服务业发展水平不高。宁波服务业还存在着总体规模小、行业门类少、集聚度低、国际化水平低、市场化程度低等问题,城市服务功能较弱。生产性服务业不够发达,各服务行业之间缺乏有效融合,与制造业结合也不够紧密,不能充分满足企业服务需求。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总部型、高端型、国际型的服务业企业数量不多,服务能力不强,特别是国际竞争能力较弱。与国际贸易相关的贸易代理、报关报检代理、船舶代理、仓储运输、航运信息咨询、外轮供应、海员接待等口岸中介服务存在企业小而散、低水平发展等问题。
    三、加快推进宁波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建议
    (一)建立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组织促进体系。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涉及面广、难度大、周期长,需要在贸易、金融、物流、税收等多方面、多层次加以创新突破,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机制下由政府主导推进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更是无例可循,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组织体系加以组织协调。建议市政府建立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由市政府主要领导负总责,外贸、口岸、交通、金融、信息、税务、工业、港口、海关、检验检疫各相关主管部门为小组成员,加大国际贸易中心城市的研究、建设力度,统筹协调建设过程中的方案策划、政策创新、资源整合、对上协调争取等工作。
    (二)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国际贸易中心的核心是外贸进出口,建设区域性国际贸易中心,必须加快转变我市外贸发展方式,提高外贸发展水平。要抓紧培育和集聚万商云集、高能级的外贸队伍,增强外贸集聚力,重点推进外贸“精兵强将”队伍发展战略,大力引进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功能总部及其分支机构、国家级、省级外贸大企业来宁波开展外贸业务,发展一批实力型、总部型、集团型、供应链型的外贸大企业。同时,要着力打造内外对接、多元化的出口市场体系,大力推进自主性国际直销网络和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建设,以此增强辐射能力和国际贸易的话语权、定价权和控制权。
    (三)进一步提升宁波港口建设水平。深入推进宁波港、舟山港一体化和浙江港口战略联盟,加强与上海港和长江流域各港口的合作,主动融入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航运服务功能,增强宁波港揽货能力。加快布局无水港网络,推进与省内和江西、安徽、湖南、湖北、四川、重庆等中西部省市无水港建设,增强宁波港腹地市场辐射能力。积极推进宁波空港建设,以国际货运为重点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快机场与物流园区建设进度,加强空港基础设施和物流平台建设,加快改善空港软硬环境,为国际商务人士进出境、高附加值产品进出口创造有利条件。
    (四)不断增强贸易和航运金融服务能力。积极参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主动承接上海辐射,争取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的支持,在金融企业、金融市场、金融改革等方面给予宁波政策创新试点,积极营造金融发展良好环境。大力推进为贸易、航运服务的金融业务发展,积极发展离岸金融,培育离岸金融市场。依托梅山岛保税港区,探索开展离岸银行、离岸保险、资产管理等离岸金融业务,建设宁波离岸金融岛。大力发展航运金融服务业,建设航运金融集聚区,积极引进国内外商业银行为航运企业服务。
    (五)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大力发展专业服务业,特别要大力发展提升制造业水平、促进国际贸易活动的生产性、专业服务业,包括产品研发设计、信息技术服务外包、涉外法律服务、财会、审计、人才培训、中介代理、咨询、语言服务、市场分析、品牌推广、供应链管理、通关服务等门类。抓住我国服务业领域逐步开放的有利时机,积极培育和引进专业服务机构及相关专业人才,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增加专业服务门类,完善专业服务结构,扩大专业服务覆盖面,增强专业服务能力,让更多企业得到更优水准的贸易相关专业服务。
    (六)加快信息港建设促进电子商务发展。加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加大信息基础设施投入,增加城域及国际出口带宽,发展大带宽的信息高速传输主干网和宽带接入网,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提高互联网网速,降低网络服务价格,提升信息服务水平,为贸易企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宁波民建在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上的发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