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参政履职>>提案建议
关于提高浙江省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信任度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5-02-15 11:40:10 来源:杨丽华 字体: 阅读次数:

2013年,芦山“20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又一次收获了“黑色十字架”和数不清的“倒拇指”。而纯民间的慈善组织如壹基金等,却备受公众青睐。潇湘晨报联合大湘网调查显示,遇到灾难发生,60.19%受访者只愿意通过纯民间慈善机构捐款捐物,仅11.20%受访者愿意与官方背景的慈善机构合作。

早在2011年,“郭美美事件”就让中国红十字会陷入舆论风暴中心。“天价饭局”等事件,更让这个慈善机构遭遇公信力滑铁卢,继而让拥有官方背景的慈善机构陷入公众不信任漩涡。而中国民政部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如要求已经开展募捐的慈善组织保证信息完全公开,注明资金的流向,进行汇总统计等,但是还是没有很好的效果。

    一、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信任度现状

根据调查结果分析可知,有超过七成的群众参加过一次及以上的慈善活动,而在参加人群中以中青年为主,这说明浙江省的民众是愿意参与慈善、帮助他人的,并且中青年是参与慈善的主力军。同时学历对参与慈善活动有一定影响,学历越高的人,越愿意去参加慈善活动。在对官方慈善组织的了解程度方面,民众知道最多的是红十字会,剩下的一些官方慈善组织,基本上只有50%左右的群众有所了解。

在信任度方面,现阶段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的信任度不高,仅仅介于较差和一般之间。除了对官方慈善组织的知名度比较满意,民众对慈善组织的透明度、美誉度、满意度、社会责任度均表示不是很认可,尤其以透明度情况最差。此外,民众对于官方慈善组织公开的信息真实性、透明性表示一般信任。在慈善组织管理运作方面,多数民众认为组织内部监管力度不够,公开性、高效性有待加强,这些因素结合起来导致了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不太信任的现象。

    二、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信任度低的原因分析

1)官方慈善组织的透明度不够。

很多民众表示,并不是想知道善款从哪里来,而是善款最终去了哪里。各种信息显示,善款被挪用、乱用的情况时有发生,造成灾民没能直接得到最大限度的救助,后方不断捐款捐物,前方灾区灾民依旧处于说水深火热之中,这与官办慈善组织的管理官僚化分不开。官方慈善组织的捐款使用流向、受益对象、使用目的不明确,不公开,资金使用效率不高,组织运作不透明,信息不公开等,均导致了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的信任度下降。

2)国家对官方慈善组织的监管力度不够

按照当前法律规定,我国社会团体成立采用在业务主管部门和民政部门双重登记的制度,但是由于需要承担监管责任,所以官方慈善组织一直处于无人监管状态。也正由于官方慈善组织这种状态,导致了一起接一起的反面事件的发生,其中人们关注最多的就是“郭美美事件”,随着这一事件的曝光,接二连三的负面事件被曝光,这些事件的发生是由于国家的监管力度不够,这些事件导致的结果是官方慈善组织的公信力不断下降。国家政府虽然很支持公益慈善事业,但是对这方面的监管力度仍然不够,需要加强。 

3)公益慈善事业方面的法律体系不健全

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周森曾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如何提升慈善公益事业的公信力”。他说,“慈善立法势在必行,慈善立法什么概念?每个人的工资,必须要有一笔钱进行慈善公益,就像现在纳税一样,超过3500多少税,超过5500多少税,要按照法律的程序。”此言一出,即遭民众舆论反弹。“凭什么从工资扣?慈善从来都是自愿的事。该管的不是钱从哪里来,而是钱去了哪里。不解决这一问题,中国慈善永无公信力。”腾讯网友如此评价周森的说法。我国法律体系中关于公益慈善事业方面的法律较少,需要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但是法律体系要符合民意,不然只会让官方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再度下降。

4)新闻媒体与社会舆论的曝光

早在2011年,“郭美美事件”就让中国红十字会陷入舆论风暴中心。“天价饭局”等事件,更让这个慈善机构遭遇公信力滑铁卢,继而让拥有官方背景的慈善组织陷入民众不信任漩涡。芦山“420”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又一次收获了“黑色十字架”和数不清的“倒拇指”。而民间的慈善组织如壹基金等,却备受公众青睐,官方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则不断下滑。

5)民众慈善意识不够

中国富人的“为富不捐”,暴露了富人群体的财富质量感尚不成熟,社会对此有不少指责和抨击,从而呼吁尽快改革慈善事业的体制和机制。这些非议当然有理。不过,在谴责声中,慈善的主要特征似乎被忽略了:慈善并不是富人们的专利、个人化善举逐渐取代有组织的集体行善而占据主流地位,才是成熟的人性化社会的重要标志之一。

据中华慈善总会披露,中国大陆每年捐赠75%来自境外,15%来自富人群体,10%来自平民百姓。在美国,10%捐款来自公司和企业,5%来自基金会,85%来自平民百姓。中国非营利组织28万个,善款占GDP0.05%,人均捐善款0.92元人民币,占人均GDP0.012%。美国非营利组织160万个,掌握资金占GDP9%,人均捐善款460美元,占人均GDP2.17%。这就是明显的差距。民众慈善的薄弱,也是中国慈善事业的主要问题所在,而慈善组织也要强化自身建设,取得公众信任,才能让更多百姓参与慈善。

    三、提高民众对官方慈善组织信任度的建议

1)政府在让慈善组织划桨的同时,同时政府的掌舵职能不可或缺,不能对慈善组织完全放手不管,政府主要做好规划、提供资助、专业指导和培训、监管等工作,以促进其服务社会能力的提高。政府需要建立合理的组织监管和协调机制,以保证慈善组织的有序运行。与此同时,慈善组织自身也应当通过完善内部治理结构、学习和借鉴国际NGO发展经验、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等方式提升治理能力,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管理,争取更多与政府合作治理的机会。

2)政府制定免税政策鼓励捐赠。早在1917年,美国政府就出台了免税政策鼓励捐赠。它一方面鼓励富豪捐赠,成立慈善基金会从事公益服务;另一方面也鼓励不是很富有的人拿出一部分钱来捐赠,以减免自己的所得税。这一政策长期不变,捐赠就逐渐变成了一种社会习惯和普遍现象。虽然不能完全照搬美国的经验,但是可以借鉴其中的成功经验,制定出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政策,促进慈善事业的发展,提高民众的满意度,增加民众的信任度。

3)加快慈善立法步伐。没有慈善法,中国慈善业就不可能高效、透明、富有生命力地运作。从去年起,中央和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把完善慈善法规和政策作为工作重点,鼓励和支持慈善事业发展。江苏、湖南等地的慈善立法进展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慈善事业法》的立法工作正在进行中。《慈善事业法》已列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和2011年立法计划。国务院法制办正抓紧修改《慈善事业法(草案)》,研究代表议案提出的建议,尽快报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在对不当行为进行规制的同时,也得警惕法律的负面作用,那就是避免让慈善组织承受很大的负担。慈善法需要在公平和效率之间权衡。慈善立法若想成为真正的善法,立法者任重道远。

4)呼吁引进第三方评估

政府必须一手加大官办慈善机构的改革力度,一手发展民间自下而上的慈善机构。一方面需要政府将危机转为机会,只有来自自上而下的压力,官办慈善机构才可能真正改革。同时,只有自下而上慈善机构的蓬勃发展,慈善募款有足够的竞争,官办慈善机构才会感觉到改革的压力。不过这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短期内还难以形成足够的压力。

专家建议,官办慈善机构要重新恢复公众的信心,一方面需要自律,通过完善治理结构、提升公开透明度和管理效率恢复公众的信心,另一方面也需要来自政府的监督、公众和媒体的监督及独立第三方的评估。只有如此,才能恢复公众的信任。仅仅公开透明是不够的,公开透明只是基础。

 

(杨丽华代表在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上的建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