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悠悠岁月 - 我记忆中的王副
我记忆中的王副
发表日期:2014-08-15 点击率:8012 来源:龙筱勤

    王副是民建宁波市委会原副主委王云生前辈。“某副”这个称谓是我进入民建机关以来所接触和熟悉起来的,这似乎是对市委会副主委的一种约定俗成的称呼。不能确切地记起与王副的第一次谋面,我进入机关时他已退休多年,只是定期常来市委会和老年中心组成员们一道学习座谈,有可能是在某一次学习时见到他的吧。现在他已溘然长逝。
    印象中,他是一位面目慈祥、言辞温雅的老者,时常脚步稳妥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开口道“小龙,会里工作还忙吧”,交谈间常不时地回应着“好、好、好”,最后总是说“其他没啥事体,我去了啊,再会”,于是迈着慢而稳当的步履离去。我们陪着送至电梯,他就在电梯里摇着手,直到门阖上。
    我在民建从事组织宣传工作有10年,为机关退休干部联络服务是其中一项职责,这样使我有较多机会与王副接触。对这样一位亲历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熟知民建创建历史、把自己的一生融入民建事业的老领导和老前辈,我从一开始的敬重仰望到后来的感动心怀,直至而今斯人已去的深深缅怀,源于王副那平淡中蕴含深意的嘉言懿行。“见人嘉言善行,则敬慕而记录之。”谨以此小文记录下我记忆中的王副吧。

    把原工商业者挂在心上
 
    宁波民建筹建于1952年9月,成立于1955年6月,其成员有相当一部分是新中国成立前后的私营工商业者,既有知名工商界人士,也有一些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小业主等“三小”人员。在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时期,民建的工商业者会员不仅带头实施公私合营,将身家产业融入国家公有制经济体系之中,双脚迈进社会主义的门槛,还对工商业界的公私合营起到了积极的宣传带动作用。王副是原工商业者的一员,亲历了这段历史。光阴荏苒,当年的工商业者会员而今已经垂垂老矣,一方面,他们大多数较早从企业退休,退休金水平较低,另一方面,由于受到历次运动影响,其子女在上学、择业等方面也多不如意,境况不佳,因此,这批原工商业者会员的晚年生活便遇到了困难,有的家属无劳保,有的子女下岗失业,加之各种老年疾病缠身,甚至到了度日艰难的地步。
    对于原工商业者的生活困难问题,党和国家是极为重视的,1997年财政部、统战部、劳动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解决部分原工商业者的生活困难问题的通知》(财社字[1997]90号),推动了各个层面对原工商业者的解困帮扶,2002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战部、财政部和民政部又印发《关于进一步解决部分原工商业者生活困难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2]9号),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努力解决原工商业者的生活困难问题。
    在我的记忆中,为原工商业者会员呼吁、要求有关部门给予重视关注,正是王副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也是他最为挂心的一件事。王副通过主持老年中心组的学习,及时了解原工商业者老会员的生活动态,再反映给市委会,进而通过市委会以信息、提案、民主协商会建议等形式,向市委、市政府和民建省委会反映情况,提出建议,促成了市财政部门给予原工商业者生活困难补助专项列支,市劳动保障部门上调原工商业者退休职工的养老金。
    ——2001年,市政府根据民建市委会和市工商联联合递交的《关于解决部分原工商业者生活困难问题的请示》(甬建[2001]3号),以及市委统战部的相关报告,决定每年由财政拨款14.5万元帮扶原工商业者,成立了由市委统战部、民建市委会和市工商联各一位领导组成的基金管理小组,由市委统战部按需分批转给市工商联专款专用。
    ——2003年上半年,市政府根据劳社部发[2002]9号和浙江省配套下发的浙劳社老[2002]150号文件规定,对原工商业者的养老金给予调整提高,使其达到了宁波市企业退休人员2002年6月份的平均水平,即819元,这次调整共涉及158人。原工商业者会员在感到欣慰之余,又纷纷向王副反映,这次上调不尽如意,因为上调是按照2002年6月的标准进行,而市里刚好于2002年7月上调了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使平均水平达到约870元,这样一来,一个月的时间差又造成原工商业者收入仍然低于全市企业退休人员平均水平。为此,王副专程就此向市委会领导反映老会员们的呼声。时任主委项性平、副主委陈继泰、秘书长赵杰等十分重视,当年先后两次以市委会名义上报情况反映,希望政府部门在提高原工商业者养老金水平、解决医疗待遇、加大财政扶助力度方面采取有效措施。
    ——2007年,在新一届主委张明华、时任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国宇的重视下,市委会向政协大会提交《关于进一步做好我市原工商业者及其配偶、遗孀生活困难补助与医疗救助的建议》,得到时任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陈凤姣的批示,随后统战部召集市财政局进行专题商研,决定市财政增加原工商业者生活困难救助金,后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出台“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办法”将原工商业者遗孀问题统筹纳入。
    王副还利用参加市委会全委会议、专题学习座谈会、代表大会等机会,向会内新一代成员讲述原工商业者会员曾经做出的贡献和目前生活上的困难,使不少会员深受教育和感动,企业家会员江家城、励维新等慷慨解囊,为老年基金捐资助力。2011年,市委会在换届后将老龄会员工作列为首要问题,以原行业性老年支部整体新建为社区型老龄支部为契机,成立老龄委员会,每年开展“三个一”活动,即重阳节大型敬老节庆活动、老会员外出考察活动、在职会员向老龄会员捐款献爱心活动,这些敬老爱老活动已逐渐常态化、制度化。对于民建市委会历届以来对包括原工商业者在内的老会员的关爱工作,王副是倍感欣慰的。
    以上这些事情,有些并不是我亲见亲闻的,在这里写下一件亲历的事情吧。2007年,王副听说有几位原工商业者会员患重病,经济陷入困难,于是向市委会提出给予特别补助。市委会领导研究后同意补助,并安排由我将补助款送到会员家里。没有想到,王副竟然主动提出要到会员家中去“望一望”,于是,我陪同王副一起前往。王副年近八旬,腿脚稳当,我们每到一处会员家中,都需要根据门牌号码寻访一番,再爬上好几层楼梯。有一位徐姓老会员住在月湖附近的紫薇巷,在去她家的路上,王副对我说,这位老会员的先生是工商联的,当初从上海“转业”(应是指产业迁移)到宁波,是个很大的老板,对宁波经济贡献也蛮大的,现在患上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她自己也有严重的风湿病,两人仅老先生有退休金1000多元,只好付保姆费,两个女儿一个已经亡故,就剩一个,这日子咋过过呢?唉呀。讲述间长吁短叹,我也深受感染。因为其宅偏于小区一角,我们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寻到住处,进屋后,房间里光线不佳,只见一位老翁坐在椅上,胸前挂了一个布兜,嘴里发出些话语,却无法听懂,老会员徐奶奶从床上坐起来,听了王副一番关切询问,接到补助金,感激地说着“谢谢,谢谢组织上记挂”。在返程的车上,王副又打开话匣子,向我讲述当初他们是如何做工作,动员工商业者实行公私合营。他在言话中流露出,因为自己进了机关工作,退休后经济上无虞,可是这么多企业退休的老会员,经济差距甚大,民建会更应该持续不断地关心他们、扶助他们,使他们感受到组织的温暖。
 
    把民建机关当作一个家
 
    在王副的身上,还体现出一种强烈的爱会之情,这种体现并不是激越澎湃的宣誓和惊天动地的事业,而是在质朴无华的言行中自然流露出来的。
    王副对会的热爱体现在时常来会里走走。尽管他已退休多年,但他来到会里是那么经常,而我们看到他也毫不惊奇,他冲着我们一一打着招呼,我们也对着他亲切地叫道“王副,您来了”。对于会里我们这些陆续新来的同志,他总是给予经常的鼓励和肯定,他对我们说,你们现在的学历高了,个个都会写,对待会员态度也好,都是好样的。有时候他还对我说,小龙,你工作上胆子可以大一些。说实在的,我在进入民建后,一直怀着小心谨慎的心情来面对这份工作,这大概有三个原因,一是自己来自遥远的四川,对于宁波地域文化和风俗人情有陌生感,二是一直以来上学、择业处境顺利,反而造成抗挫折能力的不足,做事有些缩手缩脚,三是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于人际交往。因此,王副这样和蔼的面孔,这样真诚的鼓励,确实如一道阳春德泽布入心间。
    王副对会的热爱还体现在坚持自我教育这项优良传统。那时候,他主持的老年中心组定期来会里学习,学习全国和地方“两会”精神、学习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他们认真制订学习计划,严格遵照计划执行。每到年中、年底之际,他便嘱咐我打印学习计划,第一次他拿出两页绿格纸,上面是他手书的学习计划,有学习内容、学习对象、学习时间、学习方法等内容,措辞遣句简单易懂,不是很“官样”,其中有一句是“实行自愿报名、自觉参加、自学为主的三自方针”。他们一般在上半年的3到6月、下半年的9到12月,每个月的逢双周的星期二,下午2点到4点之间开展学习。一张刊载时事要闻的报纸或是一份会内下发的文件是学习内容,主题内容通常由周书权老师宣读,他年龄相对较轻,思路清晰,声音宏亮,大家捧着一杯绿茶静静地听他读完报章或文件内容,便开始自由讨论发言。学习涉及的议题十分广泛,大到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出台的重要文件、国家的经济建设成就、反腐败工作成效,小到宁波的文明城市创建工作、企业职工退休金调整,严肃的话题谈完了,就聊些养生保健的家常话。我当时为老年中心组服务,时常参加会议,替他们添加茶水,作作会议发言记录。我能够感受到,这些多年相知的老会员在一起,他们的交流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他们沧桑的脸上闪现着生动明亮的笑容,他们的声音比平时更加响亮,而王副坐在这些老朋友的中间,无疑是其中一个主心骨的人物,最后在大家兴尽之时,他便会心满意足地说道,好了,今天我看差不多了,下次学习日子别忘了。民主党派成员几十年如一日的自我教育,这正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2014年春,王副因为疾病在宁波去世,享年86岁。在患病就医期间,他一直抱持乐观的态度,调研处处长屠光启告诉我,去王副家里探望时,见到王副攥起拳头叩击着自己的胸膛,笑道,我还打不倒的打不倒的。我也曾经去王副家中问候,他端正地坐在藤条椅上,像平常一样的神态,聊着就医的情况。2013年市委会组织的重阳节活动,王副抱病参加,他的身体已大为消瘦,仍然以惯有的亲和态度和老朋友们握手道好。王副逝世后的送别会,有很多老会员参加,其中一位原工商业老会员让我为他拍了一张照片,作为最后的纪念。王副在病中慨叹过,2015年是宁波民建成立60周年,他赶不上了。

【 关 闭 】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工作平台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建国会宁波市委员会 您是第 位访客 浙ICP备05062326号

Copyright 2007 www.nbdca.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 宁波在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