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悠悠岁月 - 怀念与追思——纪念父亲朱德禽诞辰100周年朱啼祖
怀念与追思——纪念父亲朱德禽诞辰100周年朱啼祖
发表日期:2017-09-22 点击率:2812

       

          

     

    
      

宁波日报920日在“大讲堂”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宽以济世 诚以育人》纪念宁波帮典范王宽诚先生传奇一生的文章。我阅读后,又触发了对父亲深深的缅怀和追思。

我的父亲朱德禽(19151986),出生在镇海虹桥一个农民的家庭,14岁开始闯荡上海、重庆等地。在上海时,他一边打工,一边读夜大,大概24岁时遇见了在上海事业有成的王宽诚先生。据我祖母说,当年王先生是招聘一名财会人员,我父亲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被先生录用。在以后的工作中,父亲的才华逐渐展示、发挥,得到了先生的赏识。三五牌钟厂建立时,我父亲被王先生委任为厂长和副经理,直接参与了三五牌台钟的设计和制造全过程。三五牌台钟走时准确,而且做到了斜放、侧放走时不变,正确度不变,外形独特美观,因而赢得了海内外侨胞的青睐和好评。国内到上世纪70年代,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是一票难求,在华侨商店也必须凭华侨票才能购买到。我结婚时,父亲才在上海设法买了一台送我,这台钟当时在我家也属稀罕之物,保存至今。

1985年,我儿子15岁,被复旦大学少年班录取,那年我父亲在上海开会,带着我和儿子去了复旦大学国际经济系笪教授的家。一进门,笪教授拉住我的手,第一句话是“我的命是你爸爸救的”。原来,在白色恐怖的年代,笪教授和他的同伴们因参加抗日救亡活动,被捕入狱,是我父亲想方设法,在工商界募集资金,施以援手,才将他营救出来。岁月本可磨平心中的创伤,但笪教授谈及此事还如此激动,可见当年发生的劫难很不寻常。这次访谈使我清楚了,在那个抗日图存的烽火岁月,我父亲已经是一个爱国的热血青年,而且在工商界已有了一定的活动能力,在知识界也结交了不少朋友;也明白了父亲一直没有离开大陆去海外发展的原因。据民建中央有关同志介绍,父亲当年在上海积极参加青年救国军、抗敌后援等进步组织,曾冒险营救中共党员。1946年参加民主建国会。以后又积极支持各界反饥饿、反迫害斗争。1948年担任民建临时干事会干事,在会员和工商界中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上海解放前夕,他不顾个人安危,把民建《欢迎解放军宣言》稿送至“商报”发表,以稳定工商界情绪,迎接上海解放。随后他投入了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上海的工作,先后在税务局、工业局任事。1953年调任民建中央,先后担任过民建中央宣传处副处长、组织处副处长、组织部部长和民建中央常委、执委,曾任第五届、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父亲在担任中国工商经济开发公司董事时,为振兴中国经济发展,积极联络海外侨胞作了很多努力。他热爱家乡,为家乡的建设、开发献计献策,是甬港联谊会发起人之一。父亲和王宽诚先生可说是至交,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王先生去香港后,努力发展他的事业,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是商界奇才。他把一生积累的巨额财产,慷慨捐助了内地和港澳的教育和科技事业,他的爱国、爱乡精神值得后世称颂,他不愧获得“宽以济世、诚以育人”的美名。我父亲后来走了和王先生不同的路,在国家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自觉不自觉地担当起了一种责任和使命,站到了斗争的前沿。从抗日救亡到全国解放,从上海调任民建中央,他一直努力奔走在工商界,反对专制独裁,争取和平民主,为新中国的建立,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兴旺、发达不遗余力,充分体现了一个民主人士爱国、爱乡的赤诚之心。后来民建中央组织给他安排的种种职务,是对他最大的政治信任,父亲也以自己的忠诚、勤勉切实担当起职责。他不顾身体年迈,经常在全国各地视察,有几次途中发作了支气管扩张出血,不得不住院治疗。1986年下半年,他从南方视察回京,因旅途劳累,晚上突发脑梗。这一次父亲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71岁。父亲逝世20多天后,报上刊登了王宽诚伯伯去世的消息,我十分震惊,这两个相识于30年代、相知逾半个世纪的老同乡、老朋友,竟然相继去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我是父亲的长女。我和父亲一起相处的日子虽不很多,但我非常爱我的父亲,父亲也非常爱我。在父亲的政治生涯中,他所经历的事情一定很多,他结识的朋友也肯定不少,在这里我只能略举一二。而今,每当我坐在书房里,抬起头来,是父亲特意为我而作的一幅画,我做了镜框把它挂在墙上。那画上一枝腊梅,初始绽放,两只喜鹊停在枝头相依相偎。左上方的题词中有这样一句:板桥罢官袖清风,作画嫁女后人重。父亲给我定制的嫁妆,用心良苦,与众不同,他的清廉也可见一斑。漫长的岁月一天天过去,父亲逝世至今已有28个年头,我也到了古稀之年。有父亲的日子,永远感觉自己是个孩子,没有父亲的年月,在八宝山见到父亲遗像时,总会十分伤心。对父亲的依恋之情,唯女此心自知。

今年农历十月初十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纪念日,我总认为父亲的一生很不简单,非常出色,他有满腔爱国、爱乡的情怀,对祖国对人民有过一定的贡献,历史永远不会忘记父亲。这些评价不仅是我这样认为,也是民建中央给的。父亲为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擅长琴、棋、书、画,多才多艺,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这些年,父亲矫健的身影,幽默的神态,常常伴随在我的左右,浮现在我的眼前,父亲从来没有走远。我知道父亲他留恋美丽的甬江,热爱家乡这片故土,还有在这里守候着的亲人,所以他不会走远,也希望他永远不要走远。

 

朱德禽:民建中央原组织部部长,第五届、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朱啼祖:朱德禽长女,镇海中医院退休。


【 关 闭 】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隐私声明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工作平台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建国会宁波市委员会 您是第 位访客 浙ICP备05062326号

Copyright 2007 www.nbdca.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 宁波在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